>>正文

“10年前,我写的一切都变成了现实”!香橼资本创始人:恒大的危机“姗姗来迟”,但不是“雷曼时刻”-ag捕鱼

文 / 冷静来源:fx168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美国卖空者andrew left因撰写一份有关恒大的报告而被香港禁止交易。left表示,这家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务危机“姗姗来迟”。left告诉cnbc,目前的恒大危机对中国来说不是“雷曼时刻”,他认为恒大的情况并不表明中国存在普遍的问题。

(来源:cnbc)

cnbc报道指出,美国卖空者andrew left因多年前撰写的一份有关恒大的报告而被香港禁止交易。left表示,这家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债务危机“姗姗来迟”。但他对cnbc表示,他不认为恒大的情况表明中国存在普遍问题。

“恒大的情况发生了很长时间,中国需要消除这种情况。这不是雷曼时刻,也不是系统性的,”left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cnbc。

他指的是2008年雷曼兄弟的破产。当时,雷曼兄弟是世界第四大投资银行,申请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公司破产。那次破产波及到其他银行,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

香橼研究公司(citron research)的创始人left在2012年发表了一份预测恒大将很快破产的报告后,被禁止在香港市场交易。他的五年禁令将于下月结束。

在接受cnbc的电子邮件采访时,left表示:“从杠杆到公司治理,我所讨论的一切都是真的,证监会没有考虑我的报告……迫使我花几百万来保护自己。”

他指的是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fc),该委员会指控left发布了一份有关恒大的“虚假和误导性”信息的报告,包括他当时对恒大参与会计欺诈的指控。

在香港证监会提出指控后,香港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market misconduct tribunal)裁定莱福特有罪。该法庭是一个独立机构,负责调查包括内幕交易和股市操纵在内的市场不当行为案件。

left对恒大的指控——即恒大资不抵债和存在会计欺诈——似乎从未得到证实。2015年,法庭拒绝了他提供恒大记录和文件的申请。

cnbc记者联系恒大时,未能联系到该公司置评。cnbc联系了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hong kong 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但后者拒绝就这篇报道置评。

恒大集团是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开发商,负债高达3000亿美元,其不断升级的危机本周搅乱了全球市场。按销售额计算,该公司是中国第二大开发商,在中国拥有巨大的市场份额,涉足从房地产到电动汽车和医疗服务等多个行业。

恒大表示可能会违约,其中一笔8300万美元的大额利息将于周四到期。分析人士还警告说,它可能会违约。投资者正密切关注事态发展,担心事态可能蔓延至其他市场。

left表示,恒大目前的流动性危机表明,他在2012年撰写长达52页的报告时是正确的。卖空是一种投资策略,包括出售借来的股票,希望以更低的价格买回,并从差价中获利。

“10年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说这家公司在债务问题上忽悠,用激进的会计手法来掩盖其真正的财务健康状况。我继续认为该公司旗下项目的资产负债表外融资成本高达数十亿美元。

“现在,我写的一切都变成了现实,投资者正在受苦。这表明了市场卖空的重要性。”

最近几周,愤怒的中国投资者出现在抗议活动中,要求退钱。包括全球主要资产管理公司在内的海外投资者都在观望恒大能否支付周四和下周到期的两笔利息。

“中国有计划”

left预测,这场危机将使该公司的股票一文不值。

“恒大的股权一文不值,债券也有问题,”他说。今年迄今,恒大股价已暴跌逾80%,其债券收益率也大幅上升。债券收益率和价格走向相反——收益率越高,债券价格越低。

left说,尽管这家中国开发商陷入了严重的困境,但影响将是有限的。

他表示:“中国的银行将受到可控的打击,而人民将在政府的帮助下实现着陆。”“我相信这不是系统性的,不会影响未来在中国内地或香港的投资。我认为科技行业的监管要比这可怕得多。”

“我相信中国有解除这一限制的计划。这可能不太好,但需要很长时间,他们将自下而上地拯救这个体系,”他补充道。

香港监管机构裁决的反驳

2016年,在香港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market misconduct tribunal)裁定他与恒大报告有关的市场失当行为罪名成立后,left被禁止在香港股市交易。

法庭还要求他偿还做空该股所得的160万港元(合20.5万美元)。

以下是香港监管机构指控他做了什么,以及他对每一点的反驳。

1、市场失当行为

监管机构指控left在发布报告时存在市场不当行为。在报告中,他表示恒大已经资不抵债,并欺骗了投资者。法庭表示,left的说法是虚假的,具有误导性。

left表示,报告称恒大已经或“即将”破产,因为公司的流动性“无法处理”债务和表外融资。

“我用来自全国各地抗议活动的照片和感言来支持它。他们的要求是荒谬的。我想我们现在看到了。”他在谈到当前的流动性危机时说。

“现在看看是谁在付出代价——贫穷的员工和那些信任恒大的储户,”他表示。

2、对当地会计实务缺乏了解

监管机构表示,left对当地的会计准则和财务报告知之甚少,他没有与专家或公司核实他所收到的信息。

left声称,他使用的是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inancial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发布的通用会计准则和标准——公认会计准则(gaap)。美国的上市公司必须遵守该准则。

他表示:“在一些数据点上,我使用的是公认会计准则(gaap),而不是香港会计(标准),但这并不抵消报告的基调或信息。”

他对cnbc表示,当他面临指控时,法院不会允许他质询恒大的首席财务官或公司。

“有一次,我甚至不被允许质疑这家公司。他说。

3、疏忽

法庭指控left在发表报告时有疏忽。

left坚持说他没有疏忽。“如果我是的话,他们会起诉每一家把目标股价定为30美元的投资银行吗?这些银行赚取了巨额银行手续费,却没有看到显而易见的东西。”他在邮件中问道。“这是疏忽。”

截至周四上午,恒大的股价为2.58港元(合0.33美元),今年迄今已暴跌逾80%。

分享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09-28 02:46

48小时/周排行

最热文章
"));